首頁 / 綜合 / 正文

茅臺告別“國酒時代” 股價站穩千元 管理層迎來大換血

2019年07月03日09:35   來源:佳釀網

  最近,關于茅臺的新聞接連不斷。先是高層迎來變動,其后茅臺主動撤下“國酒”標簽,“國酒茅臺”開始正式改名為“貴州茅臺”,隨后的7月1日,茅臺股價大漲4.86%,截至收盤報1031.86元/股,站穩千元股價。

  茅臺創造A股歷史 股價站穩千元

  茅臺的股價記錄在不斷刷新。據統計,上市18年來,貴州茅臺已經暴漲220倍之多。

  6月24日,在茅臺的股價最高達到999.69元時,就有預言它將很快突破千元大關。到了6月27日上午,貴州茅臺盤中股價最高達到了1001元,創造了新的歷史。

  7月1日,貴州茅臺高開高走,盤中最高價1035.60元,截至收盤,貴州茅臺收報1031.86元,成為名副其實的千元股,漲幅為4.86%,成交額53.3億元,總市值12962億元。超越中石油、農業銀行,位居A股第四位,僅次于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和中國平安。截至今日(7月2日)收盤,貴州茅臺收報1025元。

  對此,業內人士指出,對于貴州茅臺這種股票,不用設置目標價,因為它的業績增長會不斷消化估值,股價有望隨業績的增長和時間的推移而不斷創新高。貴州茅臺短期股價或會站穩千元,但如果市場出現調整,貴州茅臺股價也將回落。貴州茅臺股價突破千元,是中外機構抱團的結果。

  事實上,茅臺股價并非一直漲。歷史上,貴州茅臺股價有過三次大跌。前兩次分別在2008年和2012年7月-2014年2月,對應的原因分別是世界金融海嘯,以及白酒行業調整+塑化劑事件。

  最近的一次就在2018年下半年。2018年10月29日,貴州茅臺一字跌停,這還是貴州茅臺上市以來的第一次。2018年10月28日晚間,貴州茅臺披露2018年三季報,當年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增長分別僅為3.81%和2.71%,業績增長不及預期——更關鍵的是,部分投資者認為,茅臺業績的高速增長,可能無法持續了。

  值得一提的是,與貴州茅臺股價一樣,茅臺酒的價格并非一直漲。1988年放開白酒定價權,引起市場寒冬,茅臺酒價格下調了一半;1998年,白酒行業亂象疊加亞洲金融風暴,白酒市場集體蕭條,茅臺酒的價格也不可避免的下跌。2000年前后,茅臺酒出廠價185元,終端零售價220元左右;2013年前后,由于白酒行業進入調整期,整個白酒板塊出現下滑,茅臺酒的價格在此期間甚至出現了價格倒掛。目前,茅臺酒官方零售指導價1499。終端實際售價甚至超過了2000元。

  “國酒”之爭告一段落 “國酒茅臺”正式改名“貴州茅臺”

  從6月30日開始,“國酒茅臺”正式改叫“貴州茅臺”,告別了曾經使用多年的“國酒”宣傳語。6月29日上午,茅臺微信公眾號名稱由“國酒茅臺”悄然更名為“貴州茅臺”。而打開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網站,上面也沒有了“國酒”字樣。

  6月12日,茅臺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李保芳在茅臺悠蜜·云上丹寨健康體驗之旅暨產品招商會上表示,去年茅臺集團宣布放棄“國酒茅臺”商標注冊申請,撤銷行政訴訟申請,當時茅臺已經向有關部門承諾今年6月30日停止使用原來的商標。茅臺已經花了幾千萬元,請全球知名的設計公司設計了茅臺酒的新商標,現在已經確定下來,計劃于6月30日正式啟用,但由于包裝材料的新舊交替安排出了小狀況影響了生產和市場投放進度,現在相關部門已在協調,將采取緊急措施,加快生產,加快市場投放。

  據了解,從2001年開始,茅臺先后9次對“國酒”商標提起申請,均未成功。到2012年7月,國家商標部門當時公告稱“國酒茅臺”商標已過初審,隨后遭到業內一眾酒企的反對。五糧液、汾酒、水井坊、郎酒、舍得酒業等企業均認為“國酒”商標不應被茅臺注冊獨占,短短3個月公示期內,國家商標部門共收到異議書95件次。

  2016年末,國家商標部門決定對“國酒茅臺”商標不予注冊。2017年,茅臺集團向商評委提出復審申請。2019年5月25日,商標委再度決定對這一商標不予核準注冊。

  隨著,貴州茅臺摘掉“國酒”二字,這起長達十余年的“國酒”之爭終于畫上了句號。

  茅臺大換血:空降派掌實權 舊部離去各不同

  日前,茅臺集團副總經理張德芹調離茅臺集團,出任貴州現代物流產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不過,在茅臺集團官網上,張徳芹的頭銜還未被撤下。

  與此同時,茅臺集團高管層面又迎來了兩個新面孔,原貴州七冶建設集團副總經理劉大能出任茅臺集團副總經理一職,原貴州省高院民二庭庭長段建樺出任總法律顧問一職。

  僅一年多時間,茅臺之上,已是另一番新風景。目前,9名茅臺集團高層中,有6名為“空降派”。他們分別是一把手李保芳、黨委副書記王焱、副總經理兼總會計師李靜仁、紀委書記卓瑪才讓、副總經理劉大能以及總法律顧問段建樺。除了劉大能之外,其余5名在來茅臺之前,皆是在政府機構任職,而新面孔多為60后。

  除了集團層面,營銷體系內的人事調整也同步開展。2018年11月19日,此前擔任茅臺制酒二十五車間黨支部書記的王曉維出任茅臺酒銷售公司黨委委員、銷售公司董事、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王曉維也是“大換血”以來,首位技術出身、從茅臺內部擢升起來的高管。事實上,此前多位負責茅臺酒銷售的高管都是釀酒技術出身。

  和王曉維同一天宣布任職的陳華是另一位從茅臺內部擢升起來的高管,其出任茅臺電商公司工作組組長,全面負責電商公司工作。陳華是財務出身,2007年任貴州茅臺財務部副主任兼成本管理科科長,2012年3月任審計部主任,2015年12月起任財務部主任。

  隨著“空降派”逐漸接管,茅臺舊將相繼離開,且離開的方式和原因各不同。最新告別茅臺的是張德芹,不久前已調任貴州現代物流產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另一位被調離的是王崇琳。2018年11月,王崇琳被調任貴州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

  此外,趙書躍是唯一一位因到齡退休離開茅臺的。趙書躍先是在2018年7月卸任紀委書記一職,兩個月后再卸任黨委副書記。李貴勝則是因病離開茅臺,2018年7月,李貴勝因病不能履職,不再擔任貴州茅臺副總經理職務。李貴勝曾在茅臺擔任過多年的車間主任,2010年被提升為總經理助理,2011年12月起任貴州茅臺副總經理。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實權崗位的高管離任之外,擔任非實權職務的茅臺前高管也相繼告別茅臺。2018年8月,季克良不再擔任茅臺集團名譽董事長、技術總顧問、貴州省酒業高級技術顧問職務;徹底告別茅臺時,季克良已近80歲。被稱為白酒泰斗的季克良在茅臺工作了50多年,直到2011年卸任董事長。

總共: 1頁   
作者:

西楚網新媒體矩陣

  • 頭條號
  • 鳳凰號
  • 百家號
  • 企鵝號
  • 網易號
  • 大魚號
  • 搜狐號
  • 一點資訊
  • 快傳號

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www.hogesoft.com 授權用戶:http://www.epqfhh.live

拳皇98ol后期阵容